<b id="pr7jr"></b>

          <ins id="pr7jr"></ins>

          <ins id="pr7jr"></ins>

          <font id="pr7jr"><em id="pr7jr"><meter id="pr7jr"></meter></em></font>
          <output id="pr7jr"><video id="pr7jr"><var id="pr7jr"></var></video></output>

              <ins id="pr7jr"></ins>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研视点 > 专家视点 > 正文
                  范建军:应通过降准大幅提升名义总需求
                  2019-07-19 00:00

                  2019年上半年GDP同比增长6.3%,增速较上年同期回落0.5个百分点,较一季度回落0.1个百分点。其中,二季度同比增长6.2%,较一季度回落0.2个百分点。

                  从需求端看,一到二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8%,较一季度回落0.5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2.2%,较一季度回落0.4个百分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4%,较一季度微增0.1个百分点,实际增长6.7%,实际增速较一季度回落0.2个百分点;出口(以美元计)同比增长0.1%,增速较一季度回落1.3个百分点。

                  从供给端看,一到二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0%,较一季度回落0.5个百分点;发电量同比增长3.3%,较一季度回落0.9个百分点;汽车产量同比下降13.7%,增速较一季度回落3.9个百分点;进口(以美元计)同比下降4.3%,增速较一季度回落1.9个百分点;工业部门产能利用率76.2%,较一季度提高0.3个百分点。

                  当前宏观经济的主要矛盾是总需求不足和总供给过剩的矛盾。由于减税降费的直接效果是降低企业成本,增加企业的潜在供给能力,因此,在总供给大于总需求的情况下,减税降费很可能促使成本处于价格线之下的企业通过降价让利的方式来扩大其销售额和市占率,进而压低物价总水平,在名义总需求总体保持稳定的情况下,实际总需求会有所增长,但增幅不会太大。

                  6月,虽然CPI同比上涨2.7%,为年内最高,但若剔除食品价格的上涨(当月猪肉价格同比上涨21.1%,鲜果同比上涨42.7%,蔬菜同比上涨4.2%),当月核心CPI(非食品)的同比涨幅只有1.4%,较之前4月的1.7%和5月的1.6%,呈明显回落走势。

                  笔者预测,随着食品价格涨幅的趋稳甚至回落,以及翘尾影响的逐月减弱,下半年CPI涨幅大概率是逐月明显回落。再者就是6月份PPI的月涨幅已降至零,而之前4月和5月PPI的月涨幅则分别为0.9%和0.6%。由此可以判断,当前经济总体处于通缩状态,而非滞涨状态。

                  笔者认为,应对当前宏观经济的最佳策略是:通过降准或扩大央行再贷款,增加对银行间市场基础货币的投放,将同业市场加权平均利率尽快拉低并稳定在1.5%以下,进而实现扩大实体经济信贷融资和债券融资规模,增加实体经济真实货币供给,最终达到大幅提升名义总需求的目的。需要强调的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对名义总需求的调控权,是牢牢掌握在货币当局手里的,这也是为什么世界各国之所以对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如此重视的主要原因。

                  考虑到7月和8月即将有大量的中期借贷便利(MLF)再贷款到期,建议央行借此机会,整体调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以期达到对冲到期的MLF,增加银行间市场流动性供给,拉低同业市场利率的目的。另外,考虑到目前央行货币政策操作的一个较大问题是,同业市场利率(尤其是交易量占80%以上的隔夜回购利率)波动过大(月度最大波幅超过1500个BP),使得市场无法据此形成稳定的预期,因此,建议央行加强对隔夜和7日这些影响面较大的短期利率的管控,最好能将其月度波幅控制在200个BP之内。

                  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范建军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9年07月19日 
                  【关闭窗口】



                  中采堂长期跟踪原创